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过刊回眸
价值工程2020年
价值工程2019年
价值工程2018年
价值工程2017年
价值工程2016年
价值工程2015年
价值工程2014年
价值工程2013年
价值工程2012年
价值工程2011年
价值工程2010年
价值工程2009年
价值工程2008年
价值工程相关
 
期刊导读

基于污名行业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的研究

A Study o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in Stigmatized Industry

查德文 ZHA De-wen
(安徽财经大学,蚌埠 233030)
(Anhui University of Finance & Economics,Bengbu 233030,China)

摘要:本文以我国2010-2018年A股房地产、石油化工、采矿业、制药业等污名行业上市公司为样本,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并且检验了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研究结果表明,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呈正相关,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
Abstract: Based on the samples of listed companies in China's A-share real estate, petrochemical, mining and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with stigma from 2010 to 2018, this paper conducts an empirical analysi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SR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and tests the moderating effect of property right nature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SR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re is a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and property right has a negative moderating effect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
关键词:企业社会责任;财务绩效;污名行业
Key words: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financial performance;stigmatized industry
  中图分类号:J94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21)07-0007-04

0  引言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某些行业的丑闻事件时有发生,在药品安全、劳动权益保障、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等方面出现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比如之前的“三聚氰胺”事件导致三鹿集团的破产倒闭并且给整个奶粉行业带来了巨大的不良影响,长生生物疫苗造假引发了对国产疫苗安全性的怀疑等。2018年最新修订的《上市公司治理准则》明确要求上市公司在保持公司持续发展的同时应该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在这样的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变得越来越重要。
本文选取了A股房地产、石油化工、采矿业、造纸业、制药业等污名行业上市公司2010-2018年的数据,研究企业社会责任和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并检验了产权性质在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的调节效应。
1  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1.1 污名行业与企业社会责任
污名(Stigma)一词来源于心理学领域的贴标签理论,戈夫曼(1963)最早提出污名概念,指个体或群体具有某种社会不期望或不名誉的特征,从而降低了其在社会中的地位,污名就是社会对这些个体或群体的贬低性、侮辱性的标签。污名一开始主要研究于个体层面(Devers,2005),后来学者们将污名延伸到其它领域,比如组织污名(张斌,2013)、行业污名(樊建锋,2011)。污名行业是指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某个行业具备了或被社会公众集体认为具备了某种的根本的、类别化的、特异化的属性和特征,这种属性或特征会使得公众对行业形成负面的刻板印象(樊建锋,2011)。目前国外关于污名行业的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主要在石油化工、核电、军火贸易、烟酒等会对消费者带来伤害或者造成环境污染的行业(Vergne et al,2012)。国内的污名行业主要包括房地产、石油、化工、采矿业、制药制造、烟酒等行业,这些行业要么由于生产过程或产品本身“先天”的负外部效应而引发行业污名,如采矿业、石油化工、烟酒行业;要么由于该行业正处于国内发展的特殊阶段或者因为行业内企业的某种经营行为而引起,如房地产行业、制药业等。
美国安然事件爆发后,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引起了企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声誉不好的公司(例如烟草和石油行业的公司)通过企业社会责任来改变负面形象(Yoon et al,2006)。Kulik等(2008)认为污名促使组织实施有价值的反污名行为,比如通过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来减弱污名带来的负面效应,余伟萍等(2014)发现企业丑闻事件被曝光后通过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例如慈善捐赠可以修复污名行业产品的品牌形象,从而避免销量下滑,提高财务绩效。舒利敏(2014)研究发现越来越多的重污染行业上市公司通过自愿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来披露环境信息,能够减少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
1.2 企业社会责任对财务绩效的影响
目前关于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的关系研究尚未达成一致意见,部分学者认为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负相关,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会增加企业成本;另一部分学者认为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呈正相关,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会提高企业声誉并且获得利益相关者的支持,尤其对处于污名行业的企业更为重要。李百兴等(2018)发现污染型企业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对当期和近期财务绩效并没有明显影响,但是会显著影响数期后的财务绩效。沈红波等(2012)通过对紫金矿业汀江污染事件的研究发现污染行业上市公司环保绩效会影响投资者决策,H股市场投资者整体上更加关注企业社会责任,能够对环境事件导致的罚款做出负面反应,从而影响公司股价。宋效中等(2013)基于我国煤炭上市公司的研究发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对公司的经营绩效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吴方等(2015)通过研究发现医药上市公司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会提高医药上市公司的财务绩效,承担对股东、社会和环境的社会责任会减弱与财务绩效之间的正相关关系。企业通过履行社会责任来吸引有责任感的消费者,提高融资的便利性,帮助绩效不好的公司摆脱财务困境从而提高财务绩效。基于此,本文提出假设1:
H1:企业社会责任履行与财务绩效显著正相关。 
1.3 产权性质的调节作用
不同产权性质的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内在驱动因素不同,经营目标也不同,国有企业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还要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田志龙,2005)。黄速建(2006)认为国有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主要出于非经济目标,国有企业高管更愿意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来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从而提高公司财务绩效。非国有企业以利润最大化为原则,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完全来自于外部压力,比如环境污染等(张春敏等,2007)。高勇强等(2012)从我国民营企业的角度发现慈善捐赠更多的是用来掩盖或转移外界对其内在社会责任缺失的关注。史敏等(2017)通过研究发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能够提高企业声誉和建立政治关联,有效降低制造业民营企业的债务融资成本,从而提高公司财务绩效。王建玲等(2016)认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有助于建立和维护企业声誉,非国有企业和非环境敏感行业发布社会责任报告对债务资本成本的负向影响更为显著,民营企业通过定期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可以吸引投资,提高财务绩效。疏礼兵(2012)通过对民营企业的研究,发现不同行业的企业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动机不同,纺织服装业和房地产行业的社会责任动机强于高新技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可以提高企业社会价值。基于此,本文提出假设2:
H2: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
2  研究设计
2.1 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本文主要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并检验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选取的初始样本是2010-2018年沪深A股处于污名行业的上市公司,具体包括房地产行业、采矿业、金属非金属制品业、造纸业、食品饮料业、石油化工行业、纺织皮革制品业、橡胶塑料制品业、医药制造业。为了保证数据的完整及连续性,剔除了ST、*ST等面临退市公司以及异常值和缺失值。最终得到6819个样本数据,所有财务数据来源于CSMAR数据库、企业社会责任评分数据来源于和讯网,并将其原始数据进行加工处理。所用的分析工具为STATA16,为了避免极端值的影响,本文对所有连续变量进行了上下1%的winsorize缩尾处理。
2.2 变量定义
被解释变量是财务绩效(ROA)。被解释变量用总资产报酬率(ROA)来衡量,它包含了生产效率、销售效率、盈利水平、财务杠杆等方面的财务绩效。
解释变量是企业社会责任(CSR)。本文借鉴冯锋等(2020)的研究,解释变量采用和讯网开发的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报告专业评测体系所披露的“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总评分”的自然对数来衡量企业社会责任(CSR),综合反映了企业在股东、员工、供应商、客户和消费者权益、环境以及税收和慈善等责任方面的履行情况。
调节变量是产权性质(State)。国有企业取值为1,非国有企业取值为0。
控制变量。借鉴现有文献的研究成果,本文引入了公司规模、总资产收益率、资产负债率、企业成长性、董事会规模、独立董事比例、股权集中度作为控制变量。具体变量定义见表1。
2.3 模型建立
在本文的研究中,为了对假设1进行验证,构造回归方程模型(1):
■  (1)
为了检验假设2,即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关系的调节作用,构建模型(2):

   (2)
其中,ROA表示财务绩效,CSR为和讯网上市公司企业社会责任综合评分的自然对数,Controls表示控制变量,包括企业规模(Size)、财务杠杆(Level)、成长性(Growth)、董事会规模(Board)、独立董事比例(Indep)、年度虚拟变量(Year)。
3  实证分析
3.1 描述性统计
根据本文的研究内容,本文在确定相关的样本公司、研究的时间范围以及模型所涉及的各项变量后,通过有关数据库对样本数据进行了收集整理工作。本文利用Stata对实证分析所需数据进行了初步处理,得到了样本描述性统计结果,表2列示了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结果。从表2可以看出,样本公司的总资产报酬率平均为5.1%,企业社会责任指标(CSR)是基于和讯网企业社会责任评级得分取自然对数的结果,平均值为3.14,最小值和最大值分别为0.336、4.351;样本之间存在较大差异,说明我国上市公司之间的企业社会责任水平存在较大差异,企业社会责任履行程度在不同公司之间波动较大;产权性质(State)的均值为0.416,即样本公司大约41.6%的公司为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占大多数。
3.2 相关性分析
利用Stata统计软件对相关变量之间的关系进行初步检验,检验结果详见表3。从表中各变量之间的相关性系数可以看出,企业社会责任得分(CSR)与财务绩效在1%水平上存在正相关关系,说明企业通过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有利于提高财务绩效。产权性质(State)与财务绩效在1%水平上显著负相关,国有企业除了承担经济发展的任务,还要保护环境,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公司规模(Size)与企业社会责任在1%水平上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表明企业规模越大,越有能力去履行社会责任。
3.3 多元回归分析
为了检验企业社会责任对财务绩效的影响,本文采用回归模型1进行了实证检验。多元回归分析结果见表4。从表4列(1)可以看到,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正相关,且在1%水平上显著。这说明,企业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能提高财务绩效。企业社会责任与产权性质的交互项(CSR_State)与财务绩效负相关,且在1%水平显著。表明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和财务绩效两者之间的关系存在负向调节作用。
4  稳健性检验
考虑到回归结果可能因为变量的测量方法不同而有所差异,本文对财务绩效指标采用不同的测量方法进行稳健性检验,从而保证结果的可靠性。根据以往的研究(张川等,2014),采用净资产收益率(ROE)代替总资产收益率(ROA)来衡量财务绩效。回归结果表明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正相关,且在1%水平上显著。同时验证了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的负向调节作用,与本文的研究结果保持一致,说明研究结论具有稳健性。
5  结论与建议
本文基于污名行业的样本数据,从产权异质性角度研究了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企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有利于财务绩效的提高,产权性质对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具有负向调节作用。研究结论对身处污名行业的企业具有实践指导意义,当企业处于污名行业时,应该通过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来较少污名带来的负面效应,从而提高财务绩效。
参考文献:
[1]戈夫曼.污名:受损身份管理札记[M].商务印书馆,2009. 
[2]Devers C E, Dewett T, Mishina Y, et al. A general theory of organizational stigma[J]. Organization Science, 2009, 20(1): 154-171. 
[3]张斌,徐琳,刘银国.组织污名研究述评与展望[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3,35(03):64-72.
[4]樊建锋.污名行业的企业社会责任行为研究[D/OL].华中科技大学,2011. 
[5]Vergne J-P. Stigmatized categories and public disapproval of organizations: A mixed-methods study of the global arms industry, 1996-2007[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12, 55(5): 1027-1052. 
[6]Yoon Y, Gürhan-Canli Z, Schwarz N. The Effect of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Activities on Companies With Bad Reputations[J]. Journal of Consumer Psychology, 2006, 16(4): 377-390. 
[7]Kulik C T, Bainbridge H T, Cregan C. Known by the company we keep: Stigma-by-association effects in the workplace[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008, 33(1): 216-230. 
[8]余伟萍,王春娅,段桂敏.丑闻后慈善捐助匹配度对品牌形象的修复机理——利他性动机认知的中介作用与感知质量的调节作用[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4(09):61-70. 
[9]舒利敏.我国重污染行业环境信息披露现状研究——基于沪市重污染行业620份社会责任报告的分析[J].证券市场导报, 2014(09):35-44. 
[10]李百兴,王博,卿小权.企业社会责任履行、媒体监督与财务绩效研究——基于A股重污染行业的经验数据[J].会计研究,2018(07):64-71.
[11]沈红波,谢越,陈峥嵘.企业的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及其市场效应——基于紫金矿业环境污染事件的案例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12(01):141-151.
[12]宋效中,马欣,王志敏.我国煤炭上市公司社会责任的效率研究——基于DEA模型的37家煤炭上市公司[J].会计之友, 2013(07):62-64. 
[13]吴方,严伟,邢潇倩.医药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绩效相关性的实证研究——基于68家医药上市公司的面板数据[J].生态经济,2015,31(08):112-116. 
[14]王士红.所有权性质、高管背景特征与企业社会责任披露——基于中国上市公司的数据[J].会计研究,2016(11):53-60,96. 
[15]张春敏,刘文纪.从国有企业的性质看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J].前沿,2007(12):80-84.
[16]高勇强,陈亚静,张云均.“红领巾”还是“绿领巾”:民营企业慈善捐赠动机研究[J].管理世界,2012(08):106-114,146. 
[17]史敏,蔡霞,耿修林.动态环境下企业社会责任、研发投入与债务融资成本——基于中国制造业民营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17,39(03):111-124. 
[18]王建玲,李玥婷,吴璇.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与债务资本成本——来自中国A股市场的经验证据[J].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2016,38(07):113-124. 
[19]疏礼兵.基于需要满足的民营企业社会责任行为动机研究[J].软科学,2012,26(08):118-122. 
[20]张川,娄祝坤,詹丹碧.政治关联、财务绩效与企业社会责任——来自中国化工行业上市公司的证据[J].管理评论,2014,26(01):130-139.

 

返回
首页 杂志社介绍 新闻中心 期刊导读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