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过刊回眸
价值工程2020年
价值工程2019年
价值工程2018年
价值工程2017年
价值工程2016年
价值工程2015年
价值工程2014年
价值工程2013年
价值工程2012年
价值工程2011年
价值工程2010年
价值工程2009年
价值工程2008年
价值工程相关
 
期刊导读

浅谈EPC招标的困境及应对方案

Discussion on the Dilemma and Countermeasures of EPC Bidding

邓喜阳 DENG Xi-yang
(广东正中信德建设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中山 528400)
(Guangdong Zhengzhong Xind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nsulting Co.,Ltd.,Zhongshan 528400,China)

摘要:随着EPC模式的大力推广,基础设施领域显现的问题也逐步凸显出来,如何在传统DB模式基础上,打破思维定式,逐步与国际市场EPC模式接轨,这对社会环境和参与企业都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Abstract: With the vigorous promotion of the EPC model, the problems in the infrastructure field have gradually emerged. How to break the mindset and gradually integrat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EPC model on the basis of the traditional DB model has put forward more requirements for the social environment and participating enterprises.
关键词:EPC;政策环境;固有思维
Key words: EPC;policy environment;inherent thinking
  中图分类号:TP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21)07-0024-02

0  引言
工程总承包(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以下简称EPC),即是依据合同约定对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和试运行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模式。
1  中国国情环境影响EPC实施效果(短期探索)
为了与国际接轨及避免上述的弊端,国家开始大力推广EPC建设模式,以期将工程建设的各参与方连接起来,减少工期,优化设计,大幅提升工程总承包商管理水平。但目前设计及施工均有资质门槛,并且因为历时已久,设计及施工的单向思维已经固化,这种市场情况并不利于EPC的发展。另外工程总承包的优势多,但是风险也大。所以目前国内真正意义上的工程总承包项目很少,不规范的EPC项目(假EPC)却比较普遍。总承包过程没有形成设计施工一体化的实施机制,还是传统分隔式的总分包模式,项目管理风险十分明显。以下这个案例体现了假EPC的明显弊端。
2  EPC实际实施过程中的困境
该项目为互通立交工程,位于市区,是为交通转换而设置的枢纽型互通,采用一级公路兼顾城市快速路标准。该项目互通区共包含6条匝道,互通范围内大桥共5座,隧道一处,涵洞及地下通道各2道。
该项目为公路项目,项目范围为里程范围内的公路工程(含路基、路面、桥涵、排水、路灯、绿化、交通工程及沿线设施等)的定测(含补充定测)详勘工作、施工图设计、预(结)算编制、项目专用技术规范编制、施工配合服务及后续服务、上述工程的施工及其缺陷责任期、保修期修复),合同中明确签约合同价为暂定价,并且本项目合同价分为勘察设计费和建筑安装工程费两部分,勘察设计费为固定合同价,建筑安装工程费为暂定合同价,最终结算价以当地财政局审定的结果为准。因为是以当地财政局审定的价格为准,财政局依照当地经济水平、信息价以及常规项目情况出具了预算价格,按照合同,最终合同金额应按照财局预算价乘以当时初步设计概算招标时总承包单位的投标下浮率。也就是说先出下浮率,再出预算价,然而总承包单位却不认可该预算价格,认为部分材料价格偏低,甚至部分单价下浮后低于成本价。于是发文至建设方,要求申请停工,目前该项目还处于在不断协调阶段。主要的大项争议有三项:
2.1 桥梁和隧道桩基施工机械的选型问题
送审桥梁桩基选型为冲击钻,隧道为旋挖钻。与现场是基本一致的,定额里面有三种钻机,冲击钻基价最高,回旋钻次之,旋挖钻最低。初步勘测桥梁桩基持力层为次坚石,隧道桩基中风化岩层为19.63MPa属于软石,然而详细勘测地质报告显示,大部分桥梁桩基和隧道桩基中风化岩层均超过40MPa为软石,施工方案中提到钻机根据实际情况结合冲击钻和旋挖钻选用,最初总承包单位期望依据现场和施工方案以及专家论证会将桥梁和隧道全部调整为冲击钻,但财审坚持按照经济合理原则在满足工艺要求的情况下将桥梁冲击钻调整为回旋钻,隧道按照现场维持送审旋挖钻不变。
目前市场上大部分都是用冲击钻,而实际定额中冲击钻却最贵,冲击钻综合单价最高的原因实际上主要为冲击钻的混凝土消耗量比回旋钻和旋挖钻高很多,随着混凝土信息价不断上涨,所以冲击钻的综合单价比回旋钻和旋挖钻也高不少,然而在实际过程中冲击钻是综合成本最低的(消耗不一定有定额那么高),所以冲击钻是总承包单位选用最多的,总体来看总承包单位其实是在想用一个低成本要一个高价格。经多轮对数后,总承包单位已经基本妥协了桥梁就按回旋钻,只是还是要求隧道也按回旋钻考虑。
下面说说隧道旋挖钻的问题,隧道现场和送审都是旋挖钻(定额中只适用于软石而不适用次坚石),初步勘测显示为软石,可是详细地勘显示有次坚石,总承包单位认为初步勘测深度不足,钻孔太少,不能反映实际地质情况,坚持按详细勘测结果采用冲击钻(后妥协按回旋钻争取),财审仍然建议按旋挖钻更谨慎。理由如下:
①送审为旋挖钻。②经现场踏勘也为旋挖钻。③经查看初步勘测设计,隧道部分的中风化岩层平均单轴抗压强度为19.63MPa,属于软石范围,旋挖钻亦能适用。④初步勘测是在招标之前,详细勘测是总承包单位设计院自测,用初步勘测结果对其他投标人更公平。⑤施工方案提到旋挖钻改造后速度更快更经济。经调查研究,旋挖钻确实可以钻次坚石,但定额缺项,建议咨询定额站合理调整人工、机械。
2.2 钢板桩消耗量处理情况
①钢板桩消耗量送审按0.714消耗计算,财审复核未调整。②公路工程18定额477页钢板桩定额消耗量为1.25T,与附录1236页按钢板桩周转次数14次(10T/14=0.714T)计算结果矛盾,经咨询省造价站,先按0.714T考虑。③项目在市区,市政定额钢板桩消耗为0.265T,市政定额消耗远小于公路定额,因此综合考虑按0.714T考虑。
目前总承包单位仍然要求暂按定额消耗1.25T来计算钢板桩单价,除非交通部发布勘误才认可消耗0.714T。
这个项目因为是EPC,最终合同价是按财审审定的价格直接下浮,站在财审的角度来说,价格不能高有审计风险,但也不能低得包不住成本。目前情况部分争议提请审计提前介入再综合决定。
2.3 钢箱梁单价问题
钢箱梁该项目有将近4000T,财审审核预算时按当时市场价调查约12800元/T综合单价计算,但总承包按中标率下浮后几乎无利润可赚。此时,EPC的困境显现,财审的预算价格是否反向去考虑中标下浮率的影响,如果考虑,与常规项目标准不统一,有审计和法律风险,如果不考虑,对总承包单位并不公平,也使得整个工程僵持和拖延。
因此综上所述,“对于EPC项目的总承包人来说,应更为理性和客观地对待EPC招标项目,不应盲目采取低价竞争策略。尤其是暂定合同价,一定要考虑财审的常规单价和因素,不要下浮过多造成亏损。
3  EPC需要合理的政策环境及前期规划
工程总承包模式,主要的关键点还在于思维。一方面现在建设方还在用僵化的固有思维来管理施工单位,无法发挥施工单位的创新和能能动性。因此EPC政策环境需要大力培养有经验的建设方和承包商,否则无法预防风险和控制风险。
“低价或下浮率中标现象的成因,当然包含残酷的市场竞争。建设方一方面期望希望合理低价中标,并在合同中约定所有风险均由承包人承担,除了特殊原因不允许大项变更或增调价格。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总承包用低价或低下浮率中标项目后,运营一段时间就申请停工,再和发包人谈判要求涨价,否则撤出或停工。”还有很多的EPC半途结束合同,重新招标,这样避免了法律和审计风险,但大大牺牲了工期成本和社会效益。
目前合同价格的合理确定一般是人员、业绩、信誉及报价,再加上投标方案的完善性。但针对EPC项目而言,建设方应当合理评估项目的难度和风险,合理确定价格,而不是倡导低价中标。因此,EPC或者是假EPC的不少争议都由于项目前期合同的一些不严谨而引起。EPC历史上多用于工业领域,工程的功能和经济指标较为明晰。但是,目前很多新项目涉及基础设施领域,这些项目可能没有明确的经济指标,财政审核金额也会受到当地经济波动的影响,这种情况下,总承包提前报下浮率,会给项目实施带来不确定性,也带来无数的争议。因此建议推行模拟清单,初步设计出来后,按模拟工程量清单合理报价,而不是简单报一个下浮率,最终审核金额可以结合最新的详细设计图纸,请当地财审定夺最终合同金额,这样就避免了大项单价争议,也合理考虑了总承包商的利润。
4  总承包商应不断更新思维适应EPC的需要
总承包商再设计图纸的时候,要进行大量的方案比对,结合实际经验,去寻找尽量优化设计的理由和方案,这个过程就是不断更新思维的过程。目前施工图设计仍然存在资质制度的问题,但前提是思维要转换,内在理念不变所有的工作模式都很难改变。
总承包商目前最关键的是要找到自己的方向,比如更新建设方所需要的投资思维和管理思维,总承包商因为长期的设计与施工分家的模式,思维已经形成定势,很难短期内改变。但是如果要做合格的工程总承包商,若无法扩宽思维,转换视角,则无法适应新时代的需要。
现在很多企业做EPC,直接分包设计,只求拿到图纸就完成任务。如果施工企业总是以这样简单的方式承包项目,就永远过渡不到一家优秀的总承包商。因为建设方按以往旧的模式更为直截了当,至少便于业主控制质量。玩假EPC不可能让公司获得新的发展。另外,联合体目前一种模式,所谓“强强联合”到了最终利益的分配面前就无法实现,例如本文提到的项目为设计施工一体化联合体,因为设计费为固定费用,因此设计主要考虑项目的安全和风险,与总承包单位的利益方向不一致,导致双方产生矛盾,不再协同合作去解决建设中出现的问题。
乃至部分施工企业内部的设计部门和施工团队也没有完全融合,仍然是传统的设计施工“各干各活”的状态。设计经理完成项目后,交给EPC总经理,设计经理接忙别的项目设计,EPC总经理发现图纸有问题也无法及时修改或优化,另外现在许多的设计院设计也是分块设计,每个员工同时在做许多设计项目,无法做到对每一个项目的专心致志,因此设计施工必须有一个像目前施工这样的专门项目团队,尽量固定专业水平高的成员全过程设计,这样才能无法发挥一体化的优势。
5  推进全过程咨询
在大力推进过程总承包的同时,因为建设方缺乏经验,可聘请有经验的全过程的咨询单位来进行全过程跟踪,以降低自身的风险,因此承包商需要关注全过程咨询的改革与发展,尽量提前准备,从容应对。
6  结语
工程总承包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目前社会的许多制度需要大力完善和改革,包括招投标制度的改革、施工许可制度的改革、工程设计制度的改革、政府监督方式的完善等,从而全方位提升工程总承包的优势和适应性。
参考文献:
[1]谢康财.EPC总承包模式下项目分包招标管理策略探究[J].智能城市,2020,6(14):84-85.
[2]刘日涛.基于模拟清单招标的EPC项目工程造价全过程管理与控制策略分析[J].装饰装修天地,2020(1):245.
[3]杨光.EPC与施工总承包模式招标浅析[J].工程与建设,2020,
34(2):374-376.

 

返回
首页 杂志社介绍 新闻中心 期刊导读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