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过刊回眸
价值工程2020年
价值工程2019年
价值工程2018年
价值工程2017年
价值工程2016年
价值工程2015年
价值工程2014年
价值工程2013年
价值工程2012年
价值工程2011年
价值工程2010年
价值工程2009年
价值工程2008年
价值工程相关
 
期刊导读

犹豫模糊环境下的西安硬科技企业合作创新风险评估研究

Research on Risk Assessment of Xi'an Hard Technology Enterprise Cooperative
Innovation under Hesitant Fuzzy Environment

王纯子① WANG Chun-zi;韩雪①② HAN Xue
(①西安工程大学管理学院,西安 710048;②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营业管理部,西安 710002)
(①School of Management,Xi'an Polytechnic University,Xi'an 710048,China;
②Department of Xi'an Business Management,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Xi'an 710002,China)

摘要:针对不同专家对企业合作风险认知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将企业合作创新的风险评估视为属性值为犹豫模糊元的多属性决策问题,同时考虑到决策者对风险的偏好,引入前景理论,建立一种基于前景理论和犹豫模糊集的合作创新风险评估方法。该方法充分考虑了人们面临损益时的风险偏好差异,解决了传统方法直接以欧几里得距离作为评价标准的不合理问题,使得决策行为具有了偏好意识,使决策结果更加合理。
Abstract: In view of the uncertainty and ambiguity of different experts' perceptions of enterprise cooperative risk, consider enterprise cooperative innovation risk assessment as a multi-attribute decision problem whose attribute values are hesitant fuzzy elements. At the same time, considering the decision makers' risk preference, this paper introduces Foreground theory, establishes a cooperative innovation risk assessment method based on foreground theory and hesitant fuzzy set. This method fully considers the differences in people's risk appetite, and solves the unreasonable problem of traditional method which directly uses Euclidean distance as the evaluation criterion, so that make the decision-making behavior have a sense of preference and make decision results more reasonable.
关键词:企业合作创新;风险评估;犹豫模糊集;前景理论
Key words: enterprise cooperative innovation;risk assessment;hesitant fuzzy set;Foreground theory
  中图分类号:F2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20)15-0005-03

0  引言
在西安市全面推动硬科技产业发展的强劲势头下,西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了《西安市发展硬科技产业十条措施》,在强化硬科技“八路军”产业招商和大力推进众创载体建设的政策引导下,引进的硬科技龙头企业、骨干企业以及本地孵化的科技型、创业型企业将形成集聚、成链和集约的发展态势,企业间的合作创新、协同发展将成为新常态下推动和引领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
合作创新在帮助企业实现伙伴间资源共享和能力互补的同时,由于合作创新项目本身存在技术难度,合作伙伴与合作方式的选择不正确,合作进行过程中风险的控制不当等原因,也为合作主体带来巨大的风险。国内外一些学者主要在合作创新风险的形成机理、影响因素、作用路径、风险评估等方面开展了研究,Das和Teng[1]识别并分析了合作创新过程中关系风险和绩效风险。关系风险包括合作伙伴间由于信任、承诺和满意度的不同表现所引发的风险。绩效风险来自合作成果的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性。马国勇[2]通过探讨合作关系、吸收能力与合作风险的关系,建立R&D合作影响因素的整体作用路径模型。刘利平[3]从合作方内部因素、技术因素和外部环境因素3个维度探讨合作企业技术创新的风险模式,结合模糊综合评价矩阵建立合作创新风险综合评价模型。黄磊等[4]根据自下而上的研究视角和元胞自动机理论,构建了企业合作创新系统风险源形成机理的不同层次间“复合元胞”自动机模型。
1  理论基础及研究方法
不同的企业决策者背景不同,对风险指标的评价结果存在争议,具有模糊特性,本文将合作创新风险决策环境视为犹豫模糊环境,同时,考虑到不同的决策者可能是风险厌恶型或风险偏好型,结合前景理论,建立基于前景理论的犹豫模糊TOPSIS多属性决策模型[5]。
具体评估算法如下:
Step1:构造样本数据的标准化犹豫模糊决策矩阵M;
Step2:归一化处理标准化后的犹豫模糊矩阵,得到M,去除指标量纲带来的影响。
Step3:将M,右乘权重矩阵W*,可以获得加权的归一化犹豫模糊矩阵。
Step4:计算出加权的归一化犹豫模糊矩阵的正负理想解,分别用x+和x-表示。
Step5:借助距离测度公式,计算出每一个方案距离正理想解和负理想解的距离。
Step6:根据前景理论,如果以正理想解作为参考,各个方案对应的收益为负,如果将负理想解作为参考,各个方案对应的收益值为正。
Step7:计算每个方案xi的收益损失比值。
按照Ci(i=1,2,…,m)值的大小对方案进行排序,Ci值越大,方案越优。
2  西安硬科技企业合作创新风险评估指标体系构建
2.1 根据选定评价因素,构建评价指体系
刘荣[6]通过文献查阅以及开放式问卷调查,经过专家访谈、企业咨询和因子分析,得到22项影响企业合作创新的关键风险因素。本文参照该指标体系进行风险评估研究,6个一级评估指标和22个二级评估指标如下:
D1技术风险={技术评估风险,技术成熟度风险,技术变化风险}
D2市场风险={市场需求风险,市场竞争风险,市场进入风险}
D3组织管理风险={组织决策风险,管理能力风险,人才风险,财务风险,组织结构风险}
D4知识产权风险={道德风险,合作契约风险,知识转移风险}
D5合作关系风险={信任风险,信用风险,沟通与交流风险,激励风险,融合管理风险}
D6运作流程风险={信息共享和集成风险,组织合作风险,核心能力外泄风险}
2.2 确定指标权重
本文分别从大学教授、企业管理者以及研究机构管理者中选取了3位在西安从事风险管理研究及硬科技企事业单位工作的高级管理人员,他们对硬科技企业的合作创新风险具有较深的理解,通过专家评价打分,运用层次分析法确定各指标权重。
2.2.1 一级指标权重计算
从表1可以看出,三位专家评分矩阵的CR值均小于0.1,通过层次分析法的一致性检验,对三位专家的特征向量进行归一化处理,再取平均,可得到一级指标在目标中的权重向量为:W=(0.20,0.13,0.15,0.18,0.21,0.14)。
2.2.2 二级指标权重计算
依照一级指标计算方法可计算二级指标技术风险权重向量W1=(0.33,0.37,0.3);市场风险权重向量W2=(0.37,0.28,0.35);组织管理风险权重向量W3=(0.2,0.26,
0.18,0.18,0.18);知识产权风险权重向量W4=(0.38,0.29,
0.33);合作关系风险权重向量W5=(0.22,0.17,0.2,0.21,0.2);运作流程风险权重向量W6=(0.40,0.33,0.27)。
3  西安硬科技企业合作创新风险评估
3.1 问卷调查
以西安市具有代表性的硬科技互联网企业Z为研究对象,与Z进行合作创新的硬科技企业有四家:软件研发企业X1,智能制造企业X2,高新科技企业X3,以及通信企业X4,向Z企业的财务部、市场部以及技术部发放调查问卷共12份,调查Z企业对合作对象X1~X4的风险感知情况。同时分别给X1~X4四家企业各发放3份问卷进行自评估。共发放问卷24份,回收有效问卷24份。
经问卷统计和处理,得到22项二级指标的评价值,代入权重计算获得对应一级评估指标的犹豫模糊决策矩阵如表2。 
3.2 基于前景理论的犹豫模糊TOPSIS评估
①某些专家对某些指标值不确定,未给出评价值。对数据进行预处理,完善数据。若决策者是风险规避者,使犹豫模糊数中的所有元素都具有相同的数值,重复地将最小元素添加到较小元素的犹豫模糊数中。对指标元素进行标准化和归一化,获得犹豫模糊决策矩阵M,如表3所示。
②将通过归一化后得犹豫模糊矩阵M,右乘权重矩阵W*,可获得加权的归一化犹豫模糊矩阵。




③通过计算归一化的犹豫模糊矩阵M,确定正理想解x+和负理想解x-。可以得到:


④借助距离测度公式,计算出每个方案和正负理想解之间的距离,若计算结果为0,表示该值就是正理想值或负理想值。


⑤分别计算负前景值和正前景值。



其中α=β=0.88,θ=2.25[7]。
⑥计算每个方案的收益损失比值如表6所示。

按照Ci(i=1,2,…,m)值的大小对方案进行排序,C3>C2>C1>C4,Ci值越大,该公司越优,即对于Z企业而言,考虑到合作创新风险因素,合作创新对象X3公司优于X2公司优于X1公司优于X4公司。
4  结果分析
分析表4、表5可知:
①X2企业的市场风险,X3企业的合作创新风险以及运作流程风险,X4企业的技术风险,距正理想解距离为0,即这三家企业在对应风险的控制上,达到了最优。②X1企业的运作流程风险,X4企业的组织管理风险,知识产权风险,运作流程风险,距离正理想解的距离相比较而言较远,因此,X1企业要在运作流程方面多做提升,而X4企业需要在组织管理,知识产权以及运作流程方面加强控制。③X1企业的技术风险,市场风险,以及运作流程风险,X4企业的市场风险、组织管理风险、知识产权风险、合作创新风险,距负理想解距离为0,这表明,X1企业不仅要在运作流程方面多做提升,还要加强技术风险以及市场风险的风险防范。X4企业相比较而言,各方面都需增强。
参考文献:
[1]DAS T K, BING-TENG. A resource-based theory strategic alliance[J]. Journal of management, 2000(1):31-61.
[2]马国勇,石春生.合作关系、吸收能力对合作风险的作用基于竞争企业间R&D合作的实证研究[J].预测,2013,32(2):36-41.
[3]刘利平,江玉庆.企业合作技术创新的风险识别及评价[J].科技管理研究,2017(5):83-87.
[4]黄磊,刘则渊,姜照华.企业合作创新系统风险源形成机理的元胞自动机模型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4,31(22):64-69.
[5]付超,赵敬.基于犹豫直觉模糊数的多属性决策方法[J].系统工程,2014,32(04):131-136.
[6]刘荣,汪克夷,企业合作创新风险的多层次模糊综合评价模型及应用[J].科技与管理,2009(4):132-135.
[7]Zhou C, Tang W, Zhao R.Optimal consumer search with prospect utility in hybrid uncertain environment[J]. Journal of Uncertainty Analysis & Applications, 2015, 3(1):6.

 

返回
首页 杂志社介绍 新闻中心 期刊导读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meta name="baidu_ssp_verify" content="83ff5af2f2e4758936d2a6db3d653e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