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过刊回眸
价值工程2019年
价值工程2018年
01期
02期
价值工程2016年
价值工程2015年
价值工程2014年
价值工程2013年
价值工程2012年
价值工程2009年
价值工程2011年
价值工程2010年
价值工程2008年
价值工程相关
 
期刊导读

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的关联分析
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的关联分析
——基于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的实证分析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nterprise Population Structure and Industrial Scale:
Taking Shanghai Integrated Circuit Industry as an Example

万幸 WAN Xing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上海200092)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Tongji University,Shanghai 200092,China)

摘要:文章基于生物学视角研究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的关系,并且运用经济学模型对产业规模进行评估。通过对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的实证分析,得到芯片制造业是对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规模贡献最大的企业种群,并且提出企业种群结构合理化的建议。
Abstract: This paper is based on the biological perspective to stud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nterprise population structure and the industrial scale, and uses economic models to evaluate industry scale. Through the empirical analysis about Shanghai integrated circuit industry, this paper comes to the conclusion that chip manufacturing industry is the largest contribution to the scale of integrated circuit industry in Shanghai, and it puts forward advice of rationalization about enterprise population structure.
关键词:企业种群结构;产业规模;结构合理化
Key words: enterprise population structure;industrial scale;structural rationalization

  中图分类号:F4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18)30-0008-04

0  引言
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产业规模发展日益壮大,企业专业化分工明确,导致企业结构复杂多变,对产业规模的影响难以衡量。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有学者开始研究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方式影响的理论研究,例如陈敢[1]用投入产出分析中的直接消耗来数和完全消耗系数反映了部门结构的紧密程度,从而反映了各部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在同期,李霞[2]简单探讨了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进入21世纪,我国学者开始通过建立经济模型,进行定量研究。蔡定萍[3]引入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B·克雷默提出的评价产业结构对地区经济增长影响的数学模型,对引起江西省各地区经济增长的产业结构因素及竞争力因素进行了定量分析。徐捷锦[4]根据偏离份额分析方法、回归模型定量地分析了重庆市经济增长与三次产业结构之间的关系。常浩娟[5]分析1952-2011年我国经济增长趋势和产业结构变化的关系,深入探讨产业结构变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虽然我国学者从宏观产业的角度分析了产业结构对经济波动的影响,却鲜有学者分析微观产业内的企业结构对产业规模波动的影响。
本文从生态学的角度研究社会企业,把企业比喻成一个物种,同一区域中一群工艺、技术相似的企业构成企业种群[6],一个产业由具有高度专业化分工的异质企业种群组成,根据生物学领域对于结构的理解,本文将企业种群结构定义为异质企业种群的基本特征的安排和搭配,具体表现为产业内不同种群某一方面所占的比重。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的增长关系密切,一方面产业规模的提高伴随着企业种群结构的优化,另一方面,企业种群结构优化促进产业规模增长,两者相辅相成。以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为例,建立计量经济模型,从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的贡献以及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和产业生产要素的影响进行了实证研究,从企业结构调整角度,为政府和企业找到影响产业规模的症结,使得种群结构更加合理化,实现产业经济快速增长。
1  企业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影响模型
本文旨在分析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的关系,种群产出不同对产业规模的贡献有着不同的影响。在经济学领域中,产业结构对于经济有着一定的影响,Eggers和Ioannides(2006)[7]将经济波动的形成原因主要是结构效应,其考察各组成部分的份额相对变化对经济波动的影响。
一个完整产业由异质的企业种群构成,企业种群结构对于产业规模的波动主要表现在不同种群的销售收入份额的变化。Romer David[8]提出产业结构和生产要素效率的关系模型,刘伟和李绍荣[9]运用的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贡献的分析模型,通过大多数学者对于计量经济学模型使用方式的总结,可以得到此模型主要用于组成部分对整体的贡献评估,因此本文在现有经济模型基础上,将此模型用于不同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贡献的评估。
1.1 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的贡献
一个产业规模由产业内每个子产业的销售收入构成,每个种群收入对于产业规模的贡献各不同,根据不同企业种群和产业规模确定影响函数为
■(1)
其中Y表示产业规模,Xi,i=1,2,3,…,k,表示不同的种群销售收入,A表示外部环境,对上述函数求全微分可得:

■(2)
上式两端同时除以Y得:

■(3)
其中■表示第i个种群的收入弹性,记为?琢i,则(3)式可改写为

(4)
利用计量模型研究种群销售收入结构对于产业规模的影响,得到最终的模型为

(5)
1.2 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和要素生产效率的关系分析模型
上文运用模型分析了每个种群对于产业规模的贡献程度,在一定的种群结构中,影响产业规模的因素主要在投入要素方面,一般的投入要素主要是技术、资本与劳动。本文将产业规模的影响要素归为资本和劳动等要素投入,不同的产业结构会影响要素的生产效率。为了研究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及要素生产效率的关系,文章根据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利用计量模型得到企业种群结构与产业规模和生产要素效率的关系分析,模型如下:

(6)
其中Y表示产业规模,L表示种群内从业人员,K表示资金投入,xi,i=1,2,3…k,表示各种群产出的占总体产出的比重。
2  实证分析
2.1 数据说明
在运用模型前,有必要对采集的数据和指标进行说明,文章中采用的基础数据有:2005-2016年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规模Y;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和设备材料业四个种群各年的销售收入X1,X2,X3,X4,四个种群销售收入占比x1,x2,x3,x4,表示四个种群结构的变化情况,L表示种群内从业人员,K表示种群内每年净增资金投入。 
2.2 上海市集成电路种群结构贡献模型
集成电路产业从以加工制造为主导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到以制造加工为主的代工型企业与专注芯片设计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分离发展;最后形成了设计业、制造业、封装业、测试业独立运营的阶段[10]。本文以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企业种群为研究对象,主要从同一产业内的层面,按照企业功能分,将上海市集成电路分为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和设备材料业四大种群,根据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提供的2005-2016年数据为依据,研究产业生态系统内部的四个种群组成的结构对于产业规模的影响。
根据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和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及设备材料业四个企业种群2005-2016年销售收入的样本观测值,并运用Eviews9.0 经济计量软件可得以下的经济计量的回归模型:

(7)
  该回归方程判决系数R2=0.997918,调整后的R2=0.996728,这说明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和设备材料业四个种群组成的结构对于上海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具有整体的解释意义。从模型中可以看出所估计的参数都通过了t检验,并且D-W系数为2.077184接近2,说明回归的残差不存在序列相关,因此方程的参数估计在统计意义上是可置信的。产业规模的增长可以用企业种群结构来解释,根据企业种群结构的划分和计量模型可知,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以及设备材料业的销售收入每增长1%会导致产业规模分别增长0.1537%、 0.3780%、0.3938%和0.1028%,其中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中芯片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所占比重较大,而设计业和设备材料业比重相对较小,2005-2016年四个种群平均销售收入占比如图1所示,分别为23.7%,25.4%,41.8%和9.1%,这表明设计业、设备材料业及封装测试业在产业规模中的份额分别增加0.237%、0.091%、0.418%,产业规模总体分别增加0.1537%、 0.1028%、 0.3938%;而芯片制造业在产业规模份额中增加0.254%,产业规模总体增加0.3780%。由此可见,芯片制造业对于产业的良性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与此同时,这与2016年产业内企业数量比例反差较大,四个种群内企业占比分别为80.4%,3.8%,12%,3.8%,数量占比最高的设计业对于产业规模贡献却较小,这反映出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不协调,企业种群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2.3 上海市集成电路企业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和生产要素效率的影响
上文分析了企业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的贡献,而这些种群是以哪一种方式影响的产业规模的增长的,本节将利用2005-2016年产业总值、投入资金、从业人员,以及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和设备材料业四个种群收入在总产值中的比重等样本观测值进行建模,由于数据量的限制,本文的研究分为两步,第一步先研究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的生产要素对产业规模的影响,剔除共线变量;第二步,增加设备材料业的生产要素及各产业之间的互动影响,从而得到最具有说服力的模型。
第一步,由上文方程(6)并运用Eviews9.0可得如下模型:

(8)
在模型中x1、x2、x3、x4分别表示设计业、芯片制造业、封装测试业和设备材料业四个种群在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销售的中所占的比重。该回归方程的判决系数R2=0.988886,调整后的判决系数R2=0.938871,D-W系数为2.414544,从方程中可以看出x1InL,x2,x2InK,x3,x3InK 5个解释变量之间存在严重的多重共线性,无法通过t检验,因此,将这些变量从方程中剔除;
第二步,增加设备材料业的三个变量及各产业之间的互动影响变量,再进行回归可得:

(9)
再次回归后的判决系数R2=0.994853,调整后的判决系数R2=0.971694,D-W系数为2.946303,方程(9)与方程(8)相比判决系数有所提高,而D-W系数与2的偏离程度加大,这意味着回归的残差项可能存在序列相关,为了消除这种疑虑,再次剔除方程(9)中的具有多重共线性的变量,得到回归方程(10):

(10)
经过两次分析R2和R2回归后,得到最终的回归方程,此方程和分别为0.988819,0.979501,虽然相较于方程(9)有所下降,但是D-W系数为2.448627更加接近于2,并且方程都通过了所有的估计参数都通过了t 检验, 这说明方程(10)很好地描述了企业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和生产要素投入的影响,并清晰描述了各产业之间的相互关系。由方程(10)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芯片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不仅影响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同时还影响劳动要素的生产效率,他们对劳动的生产效率产生正的影响,如果芯片制造业在产业内销售总值中的比重增加1%,则劳动产出弹性将增加0.013301,产业规模将增至e■;封装测试业销售占比每增加1%,则劳动产出弹性将增加0.005993,产业规模将增至e■,封装测试业结构占比要超过设备材料业的3.43倍,才能对产业规模产生正向影响。设备材料业主要影响上海市产业规模,这种影响是一种正向作用,设备材料业每增加1%,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增加
e■,但随着封装测试业占比大于0.6257时,设备材料业对产业规模具有负向影响。设计业、芯片制造业两个种群之间存在相互促进发展的关系。这两个种群中任意一个种群的销售占比的增加都会导致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的增加,其中芯片制造业销售占比结构的变动,会带动设计业和封装测试业对产业规模的影响。
3  结论
通过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的实证分析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的贡献可知,影响产业规模的症结是芯片制造业,它是最有效拉动产业规模扩大的种群,然而上海市的集成电路产业中芯片制造业数量占比却不足5%,由此可见,创造最高效益的种群,不一定是数量占比最多的种群,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应该更加关注芯片制造业的发展,加大对芯片制造业的扶持,在日益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坚守住芯片制造的阵地,使得集成电路产业持续稳定的发展。
在企业种群结构对产业规模和要素效率的实证分析可以看出,扩大芯片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在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总值中的比重会增加劳动生产的收入,封装测试业占比要超过设备材料业的3.43倍,且不超过0.6257的结构才能对产业规模产生正向影响,这说明要控制企业种群的结构才能使得产业规模有所扩大,否则可能会出现产业不景气等现象。
综上所述,要实现集成电路产业可持续发展,必须把握芯片制造业的发展和创新,同时,控制好企业种群结构有助于保证产业规模的稳定增长。
参考文献:
[1]陈敢.论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J].经济学家,1992(06):86-92.
[2]李霞.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J].唯实,1998(Z1):18-19.
[3]蔡定萍.产业结构对地区经济增长影响的定量分析[J].江西社会科学,2001(10):114-116.
[4]徐捷锦,黄志亮,周兵.重庆市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实证分析[J].软科学,2008(09):95-99.
[5]常浩娟,王永静.产业结构变动对我国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J].科技管理研究,2014,34(07):110-114.
[6]刘天卓,陈晓剑.产业聚群的生态属性与行为特征研究[J].科学学研究,2006(2).
[7]Eggers, A., and Y. Ioannides.  The Role of Output Composition in the Stabilization of U.S. Output Growth. Journal of Macroeconomics, 2006.28(3):585 -595.
[8]Romer David. Advanced Macroeconomics[M].Boston:McGraw-Hill, 2000.
[9]刘伟,李绍荣.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J].中国工业经济,2002(05):14-21.
[10]雷瑾亮,张剑,马晓辉.集成电路产业形态的演变和发展机遇[J].中国科技论坛,2013(7):34-39.

返回
首页 杂志社介绍 新闻中心 期刊导读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