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过刊回眸
价值工程2018年
01期
02期
价值工程2016年
价值工程2015年
价值工程2014年
价值工程2013年
价值工程2012年
价值工程2011年
价值工程2010年
价值工程2008年
价值工程2009年
价值工程相关
 
期刊导读

广西省政府公共投资对区域经济增长作用研究

Study on the Effect of Public Investment of Government on
Regional Economic Growth in Guangxi Province

张鹏 ZHANG Peng
(安徽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蚌埠 233030)
(School of Economics,Anhui University of Finance & Economics,Bengbu 233030,China)

摘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公共投资一直是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而政府公共投资在社会总投资中也一直占有较高的比例。运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对广西省和广东省经济增长和政府公共投资的关系进行回归分析,揭示公共投资与地方经济增长的关系。通过对比两地之间政府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之间的差距,发现相比于广东省,广西省在公共投资的利用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要在加大对以广西为代表的西部地区公共投资的规模、确保范围合理的同时,当地政府也要做好相应的承接工作,积极利用公共投资培养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完善相关产业链条。
Abstract: Since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 up, government public investment has always been a powerful driving force for reg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government public investment has always held a high proportion in total social investment. Using the Cobb-Douglas production function, a regression 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conomic growth and government investment in Guangxi and Guangdong Province reveal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ublic investment and local economic growth. By comparing the gap between the output elasticity of government public investment between the two places, it is found that there is still a large gap between the use of public investment in Guangxi Province compared to Guangdong Province. Therefore, while increasing the scale and ensuring the scope of public investment in the western region represented by Guangxi, the local government must also do a good job in carrying out the work and actively use public investment to train managers and skilled workers to improve the relevant industrial chain.
关键词:公共投资;广西;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经济增长
Key words: public investment;Guangxi;Cobb-Douglas production function;economic growth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4311(2018)18-0028-04

0  引言
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供给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作为需求的三驾马车之一的投资得到的重视越来越少。但是供给侧的改革也不是意味着就要忽略需求侧的刺激,温和供给学派也有强调储蓄与投资。供给侧改革着力点在机构性,最终的目的是解放生产力,因此供给侧的改革是要有一个相当长周期的。我们要知道,供给侧的改革不是万能的,同时需求侧的改革也不能放松,“三驾马车”必须继续前行。
随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中国东部发达地区的经济增长已经放缓,产能已经出现过剩的现象。国家开始加大对中国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的投资,用以促进西部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西部大开发在我国区域协调发展总体战略中具有优先地位,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具有基础地位,在可持续发展中具有特殊地位。在新常态下,西部的发展也面临着重大的机遇。
对于政府投资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国外的学者有不同的意见。汪碧瀛(2016)研究认为政府公共投资使得我国区域经济增长差距扩大的趋势进一步恶化,她提出中央政府应该采取措施以实现区域公共投资的均等化。薛艳(2016)研究认为政府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有正向的影响,但对非政府部门产出的影响是负向的,而且政府投资对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影响作用明显大于经济发达地区。她认为在东部发达地区要注意提高质量,在中西部地区主要还是扩大政府投资的规模。王晓艺、张鹏(2016)研究认为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有正向的影响,但是对经济的促进作用要小于非公共投资,认为公共投资要公平和区域布局要合理。胡恒(2016)通过研究公共固定资本投入和科研投入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认为虽然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不如科研投入对经济增长影响的显著,他认为应该优化公共投资的结构,加大对科研和教育的投入,消减公共固定资产的投资。王桂虎(2016)研究认为河北省公共投资与私人投资之间的相关性很小,挤出效应和计入效应都不存在,但二者多对经济增长有正向的效应。万其龙(2016)研究认为政府投资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并主要体现在间接促进效用,总的来说他认为政府投资对净增长的促进作用并不是很强。杨大楷、孙敏(2009)研究肯定了政府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并提出,公共投资的总量仍然需要增加,投资结构需要优化,增加人力资本的投资,投资效率也要提高的建议。邵爱春、程永文(2016)研究肯定了政府公共投资对安徽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且在部分部门里,政府公共投资仍然处在效用递增的阶段。他认为他提出了要优化结构、建立平台等意见。蒋永甫、宁琳映、孙曼丽(2016)研究认为,公共投资可以扩大社会总供给和总需求,优化经济环境,带动私人投资的增加,提高社会福利,并提出了合理界定公共投资的范围等建议。
通过对各种文献的研究发现,目前对于政府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正向效应大部分学者还是认可的,但是在具体的细节方面还是有分歧的。学者对于政府公共投资对非公共投资的作用就有很大的分歧,部分学者认为政府投资对公共投资具有挤出效应,也有部分学者认为有挤入效应,还有学者认为二者之间没有相关关系等。而且在对公共投资的具体使用上,少有学者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因此,本文研究公共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并针对国家如何投资和地方如何利用投资提出对策建议。
1  广西省政府公共投资及经济发展现状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东部发达地区基础设施已经基本完善,供给方面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现象。因此在可见的未来,国家势必会减少或放缓对东部发达地区公共投资的规模,而是以优化结构为主,而对西部地区的公共投资规模更是会进一步的增加。

从图1中可以发现:一方面,广西省每年公共投资的绝对规模总体上呈现出在波动中增长的趋势,在1997-2007年间,增速相对较慢,总量也相对较小,从2008年开始,广西省的公共投资规模开始飞速增长,尤其是在2014-2016年间,年增速保持在30%以上;另一方面,1997-2016年间,广西省公共投资规模还是有所波动,在2007和2013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大部分年份的公共投资规模虽然均保持一定的增长,但是增速波动也较大。

从图2中可以发现:广西省的生产总值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率,尤其是在2002-2013年间,均保持在10%以上的年增长率,在2014-2016年间,经济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是仍然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从三次产业间的构成看,第一产业占比保持下降的趋势,第二产业占比在2014年前保持上涨,2015和2016年有所下降,而第三产业占比近年来一直保持上涨,产业结构持续优化。
从上述的现状分析可以看出:广西省的公共投资规模和经济总量均保持较快的增长,而且二者之间的趋势相似,说明二者之间具有较高的相关性。广西省是典型的西部地区较贫困的区域,能否依托于西部大开发战略,促进经济快速的增长,离不开政府公共投资。所以研究广西省公共投资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以便提高有的公共投资的利用效率,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2  理论分析
政府的公共投资既可以对生产形成需求,又能增加生产供给能力。古典经济理论认为经济增长的源泉主要是劳动力数量的增加和劳动效率的提高。而到了以马歇尔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则认为经济增长的源泉是人口数量的增加、资本的增加和技术水平度提高。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肯定了资本的作用,作为资本投入一部分政府公共投资自然也对经济增长起着正向的积极作用。
考虑到弹性易的对比,建立柯布-道格拉斯函数
■        
其中A表示技术水平(由于技术水平难以衡量,在这假设技术水平不变),K表示资本存量,L表示劳动,α和1-α分别代表资本和劳动的产出弹性。将资本存量分解为政府投资资本存量Kg、私人投资资本存量Kp和外商资本投资存量Kf的加权平均,即:
■         
所以可以得到:
■          
本文旨在通过研究东西部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政府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弹性的差距,发现的两地区政府公共投资产出效率的差距。进而分析两地区之间产生差距的原因,并提出相应的对策。
3  实证分析
3.1 变量的选取
①经济增长(Y):GDP是比较典型的代表经济增长的变量,但是模型的整体经济意义和平稳性的要求,用平减到基期价格的GDP代表经济增长。②政府投资(Kg):目前目前学术界主要存在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从固定资产投资的方向上,将除了农林牧渔业、采掘业、制造业、建筑业、批发零售餐饮业、金融保险业、房地产业和其他部分以外的投资看作是公共投资,但是这一方法存在对真正意义上的公共投资的高估,因为在所包括的产业中已有私人投资的介入;第二种方法是从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来源分类上,把国家预算内固定资产投资作为公共投资。由于数据来源有限,取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为国家预算内资金作为政府公共投资的指标。③私人投资(Kp):考虑到与政府公共投资选取的数据协调,取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为自筹资金和其他资金的加总。④外商投资(Kf):考虑到与政府公共投资选取的数据协调,取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为利用外资。⑤人力资本(L):因为数据来源有限,取普通高等教育在校学生人数代替人力资本。
3.2 回归分析
本文选取1997-2016广西省和广东省德20年时间序列数据建立模型
3.2.1 广西省回归分析
本文利用EViews软件,采用普通最小二乘估计方法,对表1的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回归结果中,外商投资与经济增长呈现出负相关的关系,与从相关的经济理论不符。通过对表1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广西外商投资在总投资中所占比例较小,且没有明显的变化趋势。鉴于外商投资与私人投资的作用机制相似,用外商投资和私人投资之和(Kpf)代替私人投资与外商投资从新回归。并对回归结果进行偏相关悉数分析。模型的第七期偏相关系数直方块超过虚线部分,说明存在自相关性,对模型进行调整。
模型经过调整后,ρ=-1.058796并且t检验显著,说明模型确实存在一阶自相关性。调整后模型如下所示:

T=(39.39078)(2.184857) (1.704530)   (2.915577)

在广东公共投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回归分析中,对于所估计的参数分别为0.210706、0.093334、0.22565,t检验的p值都很小(小于5%),说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解释变量对被解释变量有显著的影响。同时,R2=0.995094, 校正的R2=0.99229,这说明函对样本数据的拟合度很好,三个解释变量总共解释了“广西生产总值Y”变动的99.2%。
3.2.2 广东省回归分析
同样采用普通最小二乘估计方法,对表1的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回归结果中,外商投资与经济增长呈现出负相关的关系,与从相关的经济理论不符。通过对表1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广西外商投资在总投资中所占比例较小,且没有明显的变化趋势。鉴于外商投资与私人投资的作用机制相似,用外商投资和私人投资之和(Kpf)代替私人投资与外商投资从新回归,并进行偏相关系数检验。
经过检验,模型不存在自相关性,模型结果如下所示:
■   T=(13.09093)(7.079145) (3.109200)   (3.494346)

在广西公共投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回归分析中,对于所估计的参数分别为0.348827、0.098738、0.283717,t检验的p值都很小(小于5%),说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解释变量对被解释变量有显著的影响。同时,R2=0.99649,校正的R2=0.99583,这说明函对样本数据的拟合度很好,三个解释变量总共解释了“广东生产总值Y”变动的99.6%。
3.2.3 对比分析
通过对广西和广东建模结果的对比分析,可以发现广西省政府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为0.09334比广东省的0.098738略小一点。但是以广东省和广西省为例,在两地区政府的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相等的时候,一单位公共投资在广东省引起的GDP的增长的数量要远远大于广西省。另一方面,资本的投入大于一定量之后,资本的边际回报率是递减的,在广东省无论是累计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总量,还是每年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量多远远大于广西省。而且广东省基础设施已经相当完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开始放缓,广东省已经进入政府公共投资回报率递减的阶段,而广西省的情况则未知。所以在假设其他条件不变的时候,仅仅考虑资本对经济的影响,相同一单位资本在广西引起的经济总量的增长应该是大于在广东省引起的增量。
综上所述,在假设其他条件相同的前提下,经过实证分析广西省为例的西部地区的政府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应该大于以广东省为例的东部发达地区的政府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但是实际情况却相反,说明广西省在政府公共投资效率有待提高。
4  结论
从整体上看,政府公共投资对经济增长具有正向的作用。从分省和分投资种类情况来看,政府公共支出对区域经济增长的作用表现为:①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如广西省,政府公共投资对区域经济增长虽然有明显的推动作用但相比较与经济发达地区,如广东省,在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上虽然差距不是很大,但是考虑到经济规模的差距,经过换算,两地之间政府公共投资的边际产出还是有很大差距。②在模型中主要分析人力资本、政府公共投资和私人投资(包括国内私人投资和外商投资),在以广西省为例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和以广东省为例的经济发达地区,政府公共投资的产出弹性都是最小的,对经济促进作用最明显的还是私人投资。
5  政策建议
5.1 对如何进行投资的政策建议
第一,继续扩大在西部欠发达地区政府公共投资的规模。目前,在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经济基础还是十分的薄弱,交通设施以及水电设施等还没有实现全覆盖。所以政府公共投资在西部尤其实在一些贫困地区还处在边际回报率递增的阶段,由此可见,广西省的公共投资规模还远远达不到最优规模,还应该继续增加投资,尤其是对基础设施、公共医疗卫生以及教科文卫的投资。
第二,确保将政府公共投资用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可以将投资项目按照收益率递减分为三种:竞争性项目、基础性项目和公益性项目。政府的公共投资应该被使用于基础性项目和公益性项目,降低对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让民间资本有更多参与竞争性项目的机会,如此才可以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提升公共投资的效率。
5.2 对地方如何更好的承接政府公共投资的建议
第一,积极利用政府公共投资项目,为当地培养合格的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因为缺乏合格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从实证分析的建模结果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广西省的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210706,而广东省为0.317547,二者之间还是有相当的差距,导致这些差距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西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中往往只能参与一些几乎没有技术含量或者技术含量低的工作。这就是在政府公共投资的过程中没有长期的改善更多当地人的收入情况。针对此情况,政府在公共投资项目中可以放弃部分利润或者增加部分成本,以换取承包商为当地培养一些合格的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提升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
第二,积极利用政府公共投资扶持、完善当地的相关产业链。虽然在以广西为代表的西部地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中,以第二产业为主,尤其是以工业为主。但是由于技术落后,从业人员的科学文化素质较差和管理的落后。在面对来之东部发达地区工业产品的竞争时,西部地区的工业产品无论是在成本上,还是在质量上均不占优势。因此,政府在公共投资中应该采取措施如:鼓励采购当地工业产品,并采取预付款的形式等。以此不仅可以促进当地工业发展,还可以进一步促进就业。
参考文献:
[1]汪碧瀛.地方政府公共投资对区域经济差距影响的实证研究[J].价值工程,2016(10):40-42.
[2]薛艳.政府公共投资与区域经济增长的关系研究——基于半参数混合模型的分析[J].宏观经济研究,2016(2):81-88.
[3]王晓艺,张鹏.当前中国公共投资的区域结构效率分析[J].价格月刊,2016(7):81-85.
[4]胡恒.中国公共投资的计量分析[J].财政金融,2016:173-174.
[5]王桂虎.地方政府公共投资、私人投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J].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2016(3):21-28.
[6]万其龙.政府投资能否有效拉动经济增长?[J].广西财经学院学报,2016(4):1-8.

 

返回
首页 杂志社介绍 新闻中心 期刊导读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